快捷搜索:  

一名陆航飞行员镜头里的“时代景深”

徐朝成来陆军航空兵部队(dui)报到第一天,恰逢暴雨。营区内,一排看起来“有些年头”的(de)宿舍里,几名飞行员正卷着裤腿、拿着脸盆,将漏进屋内的(de)雨水向外泼去……

那时,单位只列装了几架直升机,分配给每名飞行员的(de)飞行时间(shijian)非常少。

“机会难得,你(ni)要好(hao)好(hao)珍惜!”那天,徐朝成终于盼来了飞行机会。临登机前,飞行教员多吉拍了拍他(ta)的(de)肩膀说,“不过,相信总有那么一天,我(wo)们(men)的(de)直升机会多起来,到时候有你(ni)飞的(de)!”

那天,徐朝成留下了自己和直升机的(de)第一张合影。

“第一次飞行已经来了,下一次飞行还会远吗?”现在看当时自己写在照片背后的(de)这句话,徐朝成笑了。在当时,这无疑是(shi)一名年轻飞行员心头最真切的(de)发问。

镜头一:新机型接装仪式

“相信总有那么一天,我(wo)们(men)的(de)直升机会多起来”

如果说徐朝成的(de)“飞行人(ren)生”是(shi)一首歌,那么这首歌的(de)旋律前半部分是(shi)舒缓悠扬,后半部分则是(shi)豪迈奔放。

徐朝成的(de)飞行日志能够“证明”这一点:从第一次飞行到完成第500次飞行,他(ta)用了5年时间(shijian);随后这些年,他(ta)几乎天天都要飞行。

“旋律的(de)变奏点”始于2012年。一天,时任团领导将徐朝成和几名战友叫到办公室,郑重地向他(ta)们(men)交待了一项任务:“组团”去生产厂家接装。

对(dui)徐朝成而言,这无疑是(shi)一个喜讯:“这些年,身上的(de)军装换新了,随身的(de)配枪也换新了,就是(shi)一起翱翔蓝天的(de)‘老伙伴’没有变。”

“老伙伴”,是(shi)徐朝成对(dui)战机的(de)昵称,“伴我(wo)走过这么多年,它(ta)虽然青春不再,可我(wo)从没嫌弃过。”

说不嫌弃是(shi)真,但不羡慕别人(ren)是(shi)假。有几次,徐朝成看到友邻部队(dui)列装了新机型,不免心驰神往:“新机型真漂亮。”

受领任务后,掂量着此次“组团”接装的(de)人(ren)数,徐朝成敏锐地意识到“此行动静不小”。

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到达厂家时,徐朝成还是(shi)被眼前的(de)阵势所震撼——他(ta)们(men)接装的(de),不仅是(shi)当时国内最先进的(de)机型,而且数量远超预期。

接装返回单位当天,徐朝成就接到改装任务:此前的(de)机型全部退役。于是(shi),一场接装仪式成为很多飞行员与“老伙伴”的(de)告别时刻。

伴着《送战友》悠扬的(de)曲调,徐朝成与“老伙伴”最后一次合影留念。抚摸着熟悉的(de)机身,徐朝成动情地说:“这些年来,辛苦你(ni)了。”

自那以后,“接装”便成为徐朝成“飞行人(ren)生”的(de)“重要内容之一”。

渐渐地,徐朝成发现自己有些“忙不过来了”——有时还没来得及将装备接回部队(dui),新的(de)任务便接踵而至。对(dui)于这种“幸福的(de)烦恼”,徐朝成感到欣慰:“这说明什么?说明我(wo)们(men)陆航部队(dui)羽翼渐丰了!”

10年来,一架架新战机被徐朝成和战友接回单位。有一次,他(ta)盘点了一下经由自己接回的(de)战机数量,心中不免有点小得意。

今年年初,徐朝成再次带队(dui)去厂家接装。驾驶新机盘旋在部队(dui)营区上空,他(ta)的(de)思绪不由地回到刚来部队(dui)时的(de)那个盛夏,耳畔回荡着当时飞行教员多吉对(dui)他(ta)说的(de)话语——

“相信总有那么一天,我(wo)们(men)的(de)直升机会多起来,到时候有你(ni)飞的(de)!”

镜头二:陆空联合演习

“从战场配角到制胜主角,我(wo)们(men)的(de)角色一直在变”

“一次飞行任务成功击毁4处目标。”那年演习,徐朝成一展身手。

调整改革后,这支陆航部队(dui)由团变旅。当年,他(ta)们(men)旅的(de)“首秀”,在高原某训练场上演。

战幕拉开,徐朝成奉命带领直升机编队(dui),协同地面部队(dui)实施打击。贴着层峦叠嶂的(de)山脉低空飞行,徐朝成紧盯雷达,寻觅着“猎物”。忽然,几个光点在屏幕中闪现。

“打!”随着徐朝成一声令下,直升机编队(dui)突入山谷。火光冲天,目标顷刻间被击毁。

“真过瘾!”演习鸣金收兵,徐朝成意气风发地说,“我(wo)们(men)上演了一招‘从天而降’的(de)战法。”

不过,曾几何时,徐朝成和战友还远没有这么风光。翻开一本相册,他(ta)将记忆缓缓铺开——多年前的(de)一次演习,配合地面部队(dui)作战,他(ta)和战友竟一直坐在“冷板凳”上。

“当时,对(dui)于习惯在地面上冲锋陷阵的(de)传统陆军部队(dui)而言,陆航力量就像是(shi)一双‘隐形的(de)翅膀’。”谈及此事,徐朝成说,“那时的(de)我(wo)们(men)还是(shi)战场配角。”

从战场配角到制胜主角,徐朝成珍藏的(de)几组照片诉说着这一时代之变——

那年,某型运输直升机列装部队(dui)。演习中,徐朝成第一次搭载步兵完成空中突击。后来,部队(dui)接装首批国产某型武装直升机,“大机群、强火力”的(de)作战模式首次在演习中亮相。接下来的(de)联演中,徐朝成首次引导远程火箭炮部队(dui),对(dui)“敌”完成火力打击。

“从‘低空运输兵’到‘树梢狩猎者’,再到‘火力引导员’,一路走来,我(wo)们(men)的(de)装备在变、理念在变,在实战中的(de)角色也一直在变。”讲到这里,徐朝成自豪地抬起右手。

前不久,徐朝成再次担负一项新任务——与集团军所属某合成旅官兵深度融合,同吃、同住、同训,探索空地协同战法。

又是(shi)沙场烽烟起。在某合成营“中军帐”里,徐朝成坐在指挥席位前,根据战斗进程对(dui)协同方案提出建(jian)议。在他(ta)看来,这一次,他(ta)的(de)身份又发生了变化——陆军合成营的(de)“航空参谋”。

镜头三:奋飞在雪山之巅

“雪域高原都能越过,这世上就没有我(wo)们(men)飞不过的(de)天堑”

徐朝成的(de)相册里,珍藏着一张泛黄的(de)老照片。画面上,一架直升机穿行于高耸的(de)雪山之间。

“这是(shi)前辈首次开辟高原航线时的(de)影像资料。”徐朝成将照片翻过来,一行遒劲有力的(de)黑字清晰可见——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盼复还。”

“雪域高原,一度被称为‘飞行禁区’,复杂恶劣的(de)高原气象对(dui)旋翼飞行器而言,危险重重。”为开辟高原航线,徐朝成的(de)前辈们(men)冒死出征。面对(dui)未知风险,他(ta)们(men)每次飞赴高原,都要提前写下遗书。

经过一代代飞行员英勇奋飞,一条条航线相继打通。铁翼卷着时光飞旋,历史接力棒交到了他(ta)们(men)这一代人(ren)手中,沿着前人(ren)的(de)航迹,徐朝成和战友开始了奋飞新征程。

那年,徐朝成取得“高原机长”飞行资质,首次随编队(dui)飞赴高原执行任务。途中,他(ta)突遇特情——“峡谷穿云”。狭窄的(de)山谷间,直升机与两侧万仞绝壁距离极短,更可怕的(de)是(shi),厚厚云层遮住了他(ta)的(de)视(shi)线。

“当时情形十分危急。”徐朝成形象地说,“就像盲人(ren)驾驶疾驰的(de)F1赛车穿过一连串限宽桩,稍有不慎可能车毁人(ren)亡。”

“稳住,别慌!盯紧雷达,咬住我(wo),跟着飞!”正当徐朝成不知所措时,电台传来编队(dui)长余德文沉稳的(de)声音——对(dui)于这样的(de)险情,有着多年高原飞行经验的(de)他(ta)早已司空见惯。

从高原首飞,到后来一年一度“上山训练”,再到如今“山上训练”,这些年,徐朝成积累了丰富的(de)高原飞行经验,成功处置10余起类似险情。

“沿着前辈用生命在雪域高原闯出的(de)‘飞行航线’,我(wo)们(men)顺利完成任务。”正说着,徐朝成展示(zhanshi)了影集里的(de)一张照片——2015年,尼泊尔发生特大地震,徐朝成所在部队(dui)奉命前去执行国际人(ren)道主义救援任务。

谈到此次任务,徐朝成满是(shi)自豪:“雪域高原都能越过,这世上就没有我(wo)们(men)飞不过的(de)天堑!”

镜头四:与新战友交流经验

“一代人(ren)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(ren)正值年轻”

前不久,徐朝成完成了一场特殊的(de)教练飞行。

走下机舱,徐朝成郑重地将飞行头盔递到“徒弟”、三级飞行员李思成的(de)手中。就这样,一老一新两名飞行员,在战位上完成了使命交接。

类似这样的(de)交接仪式,徐朝成记不清组织过多少次——自10年前担任机长以来,培养年轻飞行员的(de)任务就落在他(ta)的(de)肩上。

说是(shi)他(ta)们(men)的(de)“师傅”,但徐朝成有时候也扮演着“学生”的(de)角色。徐朝成感慨地说:“这些年,陆军航空兵的(de)作战理论、战法创新快速发展,这些从院校走出来的(de)年轻人(ren),脑子更活、理念更新。我(wo)只是(shi)比他(ta)们(men)多一些飞行经验而已。”

一次战法演练,一名年轻飞行员对(dui)编组方案提出建(jian)议,徐朝成顿感耳目一新。按照这名年轻飞行员的(de)想法组训后,一套新战法应运而生。

“后生可畏!”在徐朝成看来,这可喜的(de)变化,源于院校对(dui)飞行学员的(de)大力培养。这些年,分配到旅里的(de)新飞行员中,超过九成拥有双学士学位,“年轻人(ren)如涓涓细流涌来,他(ta)们(men)终将汇成大江大河,激荡起强军兴军的(de)澎湃力量。”

后生成长,离不开前辈的(de)帮带。一次新机型高原试飞任务,年轻飞行员高志超遭遇特情:飞行途中,驾驶舱内数个仪表盘同时失效。关键时刻,徐朝成接过飞行控制权,凭借经验“盲飞”数分钟后,驾驶直升机平稳落地。

“那一刻,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托举起来,心里无比踏实。”回忆起这段惊险经历,高志超感慨地说。

全力托举,雏鹰高飞。如今,徐朝成已带出了10余名优秀飞行员——他(ta)们(men)曾勇闯九寨沟地震灾区,打通抗震救灾的(de)“空中通道”;驾机飞过天安门广场,接受祖国和人(ren)民的(de)检阅;征战国际比武赛场,将五星红旗在异国他(ta)乡升起……

这一幕幕,都被徐朝成用相机定格在镜头里,成为他(ta)最难忘的(de)回忆。在这本记录飞行员成长的(de)相册扉页,徐朝成这样写道:“一代人(ren)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(ren)正值年轻。”

从“空军蓝”到“迷彩绿”

■本报特约记者 李佳豪 通讯员 梁宸溪 王毓琦

徐朝成与陆航部队(dui)结缘,源于一次“围观”。

20多年前,徐朝成还是(shi)某航空兵学院的(de)一名在校学员。一天散步,他(ta)偶然看到一队(dui)人(ren)群。

凑近一看,在一群身着“空军蓝”的(de)飞行学员队(dui)伍中,有几名身着“迷彩绿”的(de)军官。询问后得知,原来他(ta)们(men)是(shi)陆航部队(dui)的(de)领导,正在空军航空兵学员中招收陆航飞行员。

在好(hao)奇心驱使下,徐朝成当即填写了申请表。就这样,徐朝成由一名空军变成为陆航飞行员。遥想当年这个改变命运的(de)决定,他(ta)很欣慰:“和新生的(de)兵种共同成长,是(shi)我(wo)的(de)幸运。”

一次无意选择,给徐朝成带来了“意外之喜”——作为单位飞行骨干,他(ta)驾驶我(wo)国第500架和第1000架自行研发的(de)直升机,从厂家接回作战部队(dui);成长为“高原机长”,先后参与了3条高原航线的(de)试飞任务……

闲暇时,徐朝成会翻看这几本历史相册,相册被他(ta)按照年份写好(hao)编号,20多年的(de)光景记录,最近10年的(de)照片占据了大多数。徐朝成笑着说,“现在飞行任务多了,自然拍的(de)也多。”

搭载特战队(dui)员机降、机群编队(dui)火力突袭、驾机飞越雪山之巅……在这些拍摄于近年来的(de)照片中,有很多徐朝成过去不敢想象的(de)画面,“我(wo)上学时教员没教过、专家也没提过。”

“这些照片有着更大的(de)‘景深’,那就是(shi)陆军航空兵部队(dui)的(de)快速发展。”回忆过往,徐朝成说“没有任何遗憾”;畅想未来,徐朝成心生向往:“更美的(de)画面等待年轻人(ren)去描绘。”

“能够成为陆航飞行员,我(wo)感到十分自豪!”采访最后,徐朝成心潮澎湃地说:“如果再年轻一次,我(wo)还会选择这片树梢之上的(de)蓝天。”

(解放军报 特约记者 李佳豪) 【编辑:张子怡】

直播镜头下的(de)动物园:“云认养”是(shi)解燃眉之急?

为何说中国式现代化是(shi)人(ren)类文明新形态?

地球80亿人(ren)口,呼唤命运与共

狮子座流星雨18日迎来极大 历史曾大规模爆发

特斯拉“失控”事故追踪:四个疑问待解

气候活动人(ren)士再出手,这次被泼的(de)是(shi)埃及木乃伊!

3分钟速通世界杯|这十位巨星,值得你(ni)特别关注!

【我(wo)是(shi)8000000000分之一】关于全球人(ren)口的(de)8问8答

中国超2.7亿车购买商业险,你(ni)的(de)车险信息或正在被滥用

台湾鸡蛋再涨价 学生营养午餐全蛋变炒蛋

“金九银十”秋招季 用人(ren)需求稳中有升

特朗普拒为国会骚乱调查出庭作证 会被控藐视(shi)国会吗?

全球人(ren)口突破80亿!盘点“地球村”之“最”

【寻味中华】腌酸菜:东北人(ren)入冬的(de)仪式感

31省份10月CPI出炉:28地涨幅收窄,有你(ni)家乡吗

66元吃到4菜1汤,走红网络的(de)“上门代厨”前景如何?

3分钟速通世界杯|知道这8件事,秒变足球行家

一分钟踢毽142次:“花毽达人(ren)”的(de)“毽康”生活

陆航飞行员,直升机,雪域高原,交流经验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07人留言! 共有:70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